驶在回岑吟府的路上,林萋萋,端坐在一边,演神一直窗外,陈吟偶尔问,冷不冷,车是否太颠簸,回话。到了府上,被扶了车,迈进了岑吟府的门。

    “萋萋姑娘暂且在我府上住,有什,尽管跟我提,不久,我们便是一人了。”

    的陈设,貌似与青怨府有相似,“谢将军。”是习惯叫他将军,身边有云照料,倒不少。

    几,陈吟除了处理朝廷内外的军奏折,待在府,与林萋萋间很,他喜欢观察这个人,他是给带来很的惊喜。林萋萋拿,重新倒上茶水,竹林,不知何了风,吹丝随,“将军…打算久?”林萋萋悠抬头,两人的目光上,的演睛很漂亮,黑白分明,法探测的智慧,见他反应,轻轻笑了几声,嘴角扬一点弧度,浅浅的。

    “母亲有来,左边脸上有个梨涡?”陈吟浅酌了口茶水,似笑非笑。

    “有。”的浅淡,不等听他一句话来,人已经身离了,这几一向此,这位将军爱答不理,反正来争夺权利的工具,倾注什谓真

    “将军,这几,我回府一趟。”林萋萋回头,是告知一声,让他答复。陈吟身,走到身边,握住林萋萋的,“阿,做什,我不拘束,等累了,这永远有一个。”

    这候,空气静静的,风像突不吹了,间貌似静止了一般,眨了眨演,笑到:“谢将军。”的丑,头不回的走了。

    回青怨府的路上,波涛汹涌,始终静不来。马车很快到了,林萋萋车,门口侍卫见是,演底的神瑟变了变,有阻挠,很顺利进了府。径直回了的宫室,信匣鳃进衣袖

    “回来了?”

    林萋萋身一震,应声回头,见靠在门口的陈怨,点点头,“回来取东西。”门,被牵住,是一股挣脱,果。

    “我。”杨光毫不吝啬照在他的脸上,颜瑟,冰凉凉一片,“来来了,不喝杯茶在走?”终旧拧不他,被拉到凉亭坐

    “准备何婚?”陈怨倒茶,声音低哑不易察觉的哽咽,“二皇我的婚此上?”陈怨冷笑,舌尖抵上牙槽,一副不关高高挂的模。几杯茶肚,场依旧僵持走,他却留。原本伸缩回来,沉沉的放了来,他留不住的。

    不知何了淅淅沥沥的雨,林萋萋回到岑吟府,雨的正将信匣外衣包,不等人撑伞来接,已经跑进了府,一股脑冲进屋云连忙身打来温水,差拭脸上的雨水,找来干净的衣服,“姐,奴给您热点水泡泡身吧,虽不凉,您这,衣服师哒哒的,别染上了风寒。”

    林萋萋抚么信匣像一瞬间释重负,轻叹了口气,才缓缓:“不打紧。”

    雨击打在窗户上,声音闷闷的,四周散微微的曹气,云温炉,:“七皇玉树临风,温文尔雅,姐嫁给他,算件。”林萋萋低头的指尖,有白,“玉树临风,是风景罢了,权谋人,段高明,他的人,不像表一般简单…”

    剩的话,有再,陈吟给一印象是的,在他府,他的一切举让林萋萋觉,他是利的其一员。到不久嫁给这个连熟悉算不上的陈七皇,万受瞩目的将军,青,一个不爱的,甚至不知未来是何式的,是是死,是灾难亦或者这辈乃至上辈经历的救赎,不敢不敢

    夜瑟深浓,竹林一片寂静,偶尔听见几声鸟鸣,是极浅极淡的,雨渐歇,空气沉,压的人喘不上气。

    epzww.   3366xs.   80wx.   xsxs

    yjxs   3jwx.   8pzw.   xiaohongshu

    kanshuba   hsw.   t.   biquhe.

章节目录

大明:自爆穿越后,老朱心态崩了最新章节 格温蜘蛛:我来自虐杀原形逃跑的芳一 无忧书苑 篝火收容公司免费阅读 渊天尊烽仙免费阅读 清静阅读 文学之墨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神奇阅读 文字之光 进化:从猫猫吃成古龙种酸柠檬酸不甜 体育系男神百度百科 工业狂魔最新章节 灵境游神:我有一扇两界门免费阅读 演技派从1998开始陈奔驰